服務電話
民事案例

二次事故是否屬于保險公司賠償范圍

發布時間:2015-05-07
一、案件事實:
2008年6月30日下午5時30分左右,A公司的挖掘機(保險標的車)在某處的河壩坎施工時,不慎滑入已挖空的水坑中,造成保險標的挖掘機被水淹。2008年7月3日晚在施救過程中,因施救背車被陷,已被背起的受損標的車再次落入水中。根據A保險公司提供的保單抄件以及事故照片,本次事故共造成損失69280.5元,其中第一次滑入水中的損失占較大比例,第二次損失(施救過程中從施救背車掉入水中造成的損失)所占比例稍小。
之后A公司向保險公司提出索賠,要求保險公司向其賠償車輛損失69280.5元,雙方協商無果,A公司訴至法院。我方代理原告參加本次訴訟。
 
二、法院判決
法院以第二次事故不屬于保險條款中的免責范圍為由,判決保險公司承擔各項損失共計69280.5元。
 
三、本案焦點:挖掘機第一次滑入水中與第二次從施救背車上掉入水中造成損失是否屬于保險責任?財產綜合險為列明責任,是否在列明之外均不屬于保險責任范圍?
1、本案保險標的車挖掘機投保險種為“財產綜合險”,保險合同第四條、五條、六條列明了保險責任的范圍,同時第七條、八條、九條列明了責任免除的范圍。而本案中造成挖掘機損失的原因在于落水,即不屬于保險人應當承擔保險責任的情形,也不屬于應當免除責任的情形。這就出現一個問題:當事故原因既非保險責任情形也非責任免除情形時,保險人是否該承擔賠償責任?我們認為,此種情況下保險人應當承擔保險責任。
(1)根據成都市的司法審判實務,統一觀點為:在保險人盡到了責任免除條款明確告知及解釋義務的前提下,除了責任免除條款明確規定的免責情形之外的所有情形,保險人都應承擔保險責任。該觀點的形成主要依據兩點:一是保險合同為格式合同,發生爭議時會做出對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即保險人不利的解釋;二是保險人的如實告知及明確解釋義務,如果投保單或特別約定條款存在瑕疵,法院會認定保險人未盡如實告知及明確解釋義務。
(2)保險公司可能對以上觀點存在疑慮:若作如此認定豈不是將財產綜合險與財產一切險的賠償原則等同?
律師認為,產生上述差異認識的原因在于立足點不同,保險公司考慮的是不同的險種根據費率、承保范圍的不同應有不同的賠償原則,而法院考慮的是根據法律認定雙方在合同中的權利義務承擔問題,所以會產生認知上的差別。且保險公司所提出的“綜合險為列明責任原則,只賠償列明原因所造成的損失”的觀點在司法實踐中是不被認可的。
因此,本案中第一次落水造成事故應屬于保險責任。
2、關于第二次落水是否屬保險責任范圍的問題,保險條款第五條第(二)項:“在發生保險事故時,為搶救保險標的或防止災害蔓延,采取合理的必要的措施而造成保險標的損失”應屬于保險責任, 雖然挖掘機第二次落水是因施救被車在施救過程中所致,但在無任何證據證明施救方存在過錯(故意或過失)行為的情況下,應屬于“為搶救保險標的或防止災害蔓延,采取合理的必要的措施而造成保險標的損失”的情形,屬于保險責任范圍。
上一篇:企業創業板融資法律風險及防范措施
下一篇:汽車自燃 保險公司該不該賠
甘肃快三开奖和值走势